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风雪小说 >> 医路坦途 >> 第622章 换位置!大爷我都开始发酸了

第622章 换位置!大爷我都开始发酸了

如果把骨科的手术比作锣鼓喧天的话,那么普外的手术就是大张旗鼓。

总之这些手术,需要参与的人员也多,需要准备的手术物品也多。

要是遇上困难一点,技术要求高一点的手术,在地区型的医院,直接都是全医院都在配合。

所以,医院的院长,特别是三甲级别的医院院长,往往都出自这两个科室。

因为,他们给患者或者领导留下的概念就是,xx医生在做手术!而且是大手术,输血就输了快好几公斤了!

人们总觉的这种才是手术,做这种手术的医生,才是专家。

而脑外则是不同的。术前不敢宣传,如同老鼠嫁女一样,悄么无声。

脑外的手术意外太多了,就如同是渔民打鱼一样,他宁愿出海之前给你许个猪,也不会许个鱼,因为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

术前不敢宣传,术后,就更不敢宣传了,脑外的手术多少都会有点后遗症。

按照一般人的理解,手术不是就应该完完全全把疾病治好吗?结果,术后人家的嘴歪了,走路瘸了,你还有脸宣传?

所以,脑外的手术没有如同骨科或者普外那样有立竿见影的效果,所以也不怎么被普通人所理解。

当然了,比较黑科技的换头术,吵的喧天动地的,不管术后的效果如何,就一个伦理学就跨不过去。如果未来真的让此手术进入临床,那么会不会带来一定的社会危险性,谁都不好说,前车之鉴一个器官移植……

张凡和薛晓桥进入了手术室,酒糟鼻的姑娘已经被送入了手术室。

姑娘的年纪比张凡小不了几岁,当送进手术室,看到四周的医生护士,全副武装神情冷漠的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

姑娘不由自主的害怕了起来。虽然没有发抖,但是,心是悬着的。

这是怎么一种状态呢,很简单的。比如你第一次做飞机,碰到了颠簸。

一般人肯定会紧张,心都提在了嗓子眼上,就是那种生命不能由自己把控的感觉。

当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其实,这种生命不能被自己把控的感觉非常的清晰,真的让人能心慌到死。

再碰到手术室中忙碌而冷漠的医生护士,这种不安的感觉会更加的强烈。

这也是为什么近年来大力提倡要对患者术前关怀,其实,这都是空中楼阁,一天几十台手术,不是熟人,哪个人有功夫会和患者说几句暖心的话呢?

姑娘看到张凡进入手术室后,立马用一种迷路的小孩子忽然看到邻居大爷的感觉一样,立刻用祈求的眼光看着张凡。

“没事,手术很快的,睡一觉起来,你就会好的。”张凡不忍心看着对方忐忑的样子。

姑娘忐忑的样子太让人难受了。正常的一侧脸上带着一种莫名的讨好强笑,而另外一半的脸上则如同枯木一样,手术无影灯下,脸上的白屑格外的清晰。就如蜕皮的蛇一样。

“张医生,麻烦您了!”姑娘终于在躺在手术前的那一刻,说了一句话。

“嗯!放心。”张凡点了点头。

麻醉,全麻虽然比较危险,但是说实话,对于患者来说,这种麻醉是最人道的麻醉方式。

比如腰麻等一些非全麻的手术,非常的可怕。

因为要通过腰部麻醉脊髓,所以麻醉前是需要患者来做一些体位的。

最简单的,就是抱膝屈曲,如同一个大虾米一样圈在一起,把腰部凸起显露给医生。然后,听着麻醉师大声的呼喝:麻不麻?说!这里麻不麻!热不热!

真的,有些时候,躺在手术床上的时候,患者的感受就如同待宰的猪羊一样。

某些时候,语气,真的语气请稍微稍微那么温柔一点,真的,不管你多累,不管你多麻木,毕竟都是同类!

全麻,很简单,开始的时候,都不用什么静脉注射之类的,一点都不痛苦。

麻醉师是小郭,毕竟张凡是医院的领导,只要张凡要上的手术,麻醉科不是麻醉主任来上就是派麻醉科最好的麻醉师来协助,这就是一种不成文的规矩。

“来,吸一口氧气!”小郭的语气比较温柔。

有些时候,不管男女,很是奇怪,大多数男医生碰到异性都比较客气,而多数女医生碰到同性,则比较客气。

如果男医生是个汪汪汪,那么或许语气更加的客气。

这就是弗洛伊德的潜意识,这个家伙,说实话,好多理论都是玄而又玄,好似再胡扯一般。

但是,他老人家,对于性,对于欲望的定义,真的是非常的经典。

麻醉的药物雾化,就如同平日里大家看到的呼吸面罩一样,放在姑娘脸上的时候,瞬间,姑娘就睡了过去。

“张院,麻醉好了!”小郭没敢看张凡,他还在犹豫,所以有点不好意思直面张凡。

手术开始,消毒,带设备,脑外的主任现在彻底是心甘情愿的打杂了,毕竟脑外拼的就是一个手部的稳定度和熟练度。

他也知道,他的手术技术的天花板想要提高,估计是没多少希望了,时间是不会骗人的,所以他也想看看手底下薛晓桥还有张院能走到哪里。

切开,锋利的刀锋划过僵硬的皮肤,如同切草纸一般,根本没有什么层次感。

正常的皮肤,用刀切的时候,有经验的医生手底下是有感觉的。

第一次,真皮层,就如同是在切炖的略微有点嚼劲的猪头肉上,有点抵抗,还有弹性牵扯中的撕扯感。

第二层进入肌肉的时候就如同是在切皮冻,软中带着一丝的韧性。

而这位姑娘的脸蛋,一刀下去,就如同插入了温带人的皮鞋底,抵抗有,但没有层次感,全层都感觉是相同的一个草纸一样,没有点润滑感。

“很干涩!”张凡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但是,薛晓桥和脑外的老李都理解张凡的意思,当然了某些旺旺旺估计又要脑补。

“神经出问题,脸部的血供也估计出问题了。”老李一边用纱布沾着溢出来的血滴,一边随着张凡的话,说了一句。

人类的神经几乎都伴随着血供走形。两者好似相互没什么关系,你走你道,我走我的桥。

其实不然,神经靠着血管渗出的液体滋养,而神经也分泌出物质来影响血管。

如果伴行的神经出了问题,那么长时间下来,和它拉着手的血管,绝对会慢慢的出现各种问题,反之也是一样的。

所以,当张凡刀入姑娘脸部的时候,感觉非常的不好。

脸部的手术,非常的讲究,面子面子,最直接的,首先脸部手术的医生尽可能的会避免留下疤痕,就算要留疤痕也会选择隐蔽的地方。

比如耳后、下巴凹槽之处。

张凡下刀,一点点的分离,僵硬的皮肤肌肉,分离起来相当的麻烦。

简单打个比方,就如一个人,正常穿着衣服,不管她或者他穿多厚,不管他是穿着几件厚厚的羽绒服还是套头的大毛衣,遇上高手了,一只手就能解决,还不会让衣服出现褶皱。

而这种僵硬的组织,就如同一场大雨浸透了全身上下,然后衣服层层相叠,再想层次分明的去脱,很难。

张凡一点一点的解剖着,僵硬的组织打开皮肤后,里面的颜色也没有正常组织那样漂亮。

正常的组织,只要按照层次打开,一层一层,层层分明,层层不同,层层颜色各异。

白色的筋膜。粉色的而微微颤抖的肌肉,如同……

而这个患者的脸部,张凡打开后,给他的感觉就是一种老皮条的感觉。

就如猛然打开试衣间,看到一个涂着暗红色的口红,画着浓妆抽着烟的大妈在换衣服,大妈一点都不紧张,或者还会好奇的问一声,一起换?

这位患者的脸部肌肉就是这种感觉,张凡的手术钳都没了往日的那种自如感和顺滑感,很别扭。

张凡感觉别扭,但是薛晓桥和老李感觉就不同了。

“高手,真的是高手!”薛晓桥看着张凡的操作,羡慕的口水都要出来了。

只见张凡的刀,在原本僵硬的组织中,就如赵子龙一样,杀进杀出,不带一丝的拖泥带水,一片刀光过去,原本粘连的组织也如同千页豆腐一样,慢慢的被滚烫的开水给烫开了花。

老李看着张凡的操作,心里不停的叹息,“进步太快了,这或许就是天赋吧!”去年的时候,张凡做手术,都还没有这种挥洒的感觉,而现在,就如大师一般,心中无招胜有招了,毫无拘泥感!

解开,如同解脸部的衣服一样,虽然难,但是张凡还是非常认真,非常仔细的解开了姑娘的脸部衣服。

手术,特别是这种关乎外观的手术,初期的时候,患者对于脸部的瘢痕或许不会很是在乎,但是当疾病慢慢痊愈后,瘢痕就会成为患者心中永远的一个痛。

所以,当刀锋插入皮肤的时候,医生是没有了回头路的,就算是神仙也没办法让打开的皮肤回归到原样,所以,在手术定制方案的时候,就要考虑到各种原因,就算再繁琐一点,相对于患者一辈子的事情,都不算什么。

打开僵硬的皮肤,终于见到了神经。神经,微观放大后,就如同节段性,但是还是不直观,外行人通过文字描述,很难去理解。

其实,再简单一点,当年大家还是孩子的时候,特别是在农村长大孩子,估计都有过一个美好的夏天。

夏天傍晚,特别是盛夏的傍晚,青蛙、癞蛤蟆在嘶鸣声中交配产卵。

然后,雌蛙背着雄蛙四处的产卵。而这个卵,其实和人类的神经特别的相似。

当神经从大脑或者脊髓中发出来后,真的就如这些青蛙卵。

淘气的男孩子,用棍子挑起来的时候,或许曾仔细看过。

青蛙卵黏糊糊的,如同长长的沾着醉汉口水的透明粉条一样,这些透明的粉条中还有规则性的带着黑点,一段就有一个黑点。

如果把这个黑点变成白色,或者稍微带点米黄色,那么这个玩意和放大的神经真的没什么区别。

而张凡现在的手术目的,就是要从这个长长的透明粉条中把病变的阶段性黑色物质给摘除了,而且还不能整体破坏这个粉条。

如果这个粉条放在面板上,或许一些刀工稍微好一点的家庭主妇都能给你把这个事情给做了。

但是如果把这条粉条缩小数十倍,然后再埋入没有煮的而且完整的猪头中,在不破坏猪头的情况下,让她去做,估计她能碎你一脸。

这就是张凡的难处,首先皮肤开的切口要尽可能的小,而且是远距离作战。

就如在耳后下方打开切开后,先要用手术钳慢慢的打一个皮肤和肌肉之间分离出来的通道,然后伸入,再伸入。

长长的钳子就像直接插入了肉体中一样,钻进患处,再转向进入肌层,所以,这个手术,难,别扭。

说实话,所有的手术中,最最舒服的手术,对于医生来说,无外乎一个骨科和牙科。

特别是骨科,不行就上电钻,上锤子,一点都不夸张,而且有时候,骨科医生们还能如同在咖啡馆一样,坐着高脚椅做手术,也就是没有一杯咖啡罢了。

而神外的手术,则不同了。好多位置,患者是没办法去配合的。

特别是全麻的患者,如果摆出一些特殊的体位,手术还没做完,结果患者挂了,什么情况?窒息!

特别是这几年从国外传进来的神仙水,姑娘一喝,直接就打着呼噜进入了昏睡状态,因为这个玩意其实就是麻醉药物。

其他的事情就不说了,如果一个不小心,被对方曲卷的扔在哪里,手机丢不丢的不重要,重要的或许会丢命,所以陌生人的酒水,千万千万要谨慎,不喝那一口,也没人笑话你!

没办法摆弄患者的体位,那么只有医生去配合了。

张凡和薛晓桥两个人,微微弓着腰,两人都带着显微镜,如果换个地方,真的如同两个扒拉着门偷窥的猥琐男在偷窥一样。

说是好笑,其实这里面的酸楚,真的,谁干谁知道。

小薛靠着牙签终于拿下了女友,所以就有点年少不知情滋味的情况,最近他有点费腰。

十分钟,半个小时,小薛的腰有点吃不住了,永远的一个体位,腰部肌肉开始抗议了,“傻子!老子酸了,快换!”

实在坚持不住,想偷偷调整一下,略微换个位置的时候,张凡不高兴了。

“别动!就这样。马上就要进入了!”

薛晓桥咬着牙,泪都快下来了。

喜欢医路坦途请大家收藏:(www.fengxuexs.com)医路坦途风雪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医路坦途最新章节 - 医路坦途全文阅读 - 医路坦途txt下载 - 臧福生的全部小说 - 医路坦途 风雪小说

猜你喜欢: 我的时空旅舍乡村最强小神医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重生迷醉香江上门女婿天庭小狱卒最强修仙小学生我富二代,为所欲为韩娱之你的名字韩娱之我为搞笑狂重返十七岁手术直播间至尊归来古玩大亨国产英雄绝世神豪系统绝品透视眼重生之完美未来AG官方手机登录|官方网站至尊系统美食供应商狼与兄弟韩娱之请签收极品透视保镖学霸也开挂花都之绝世仙尊开局富可敌国
完本推荐: 将夜全文阅读清穿日常全文阅读一吻成瘾全文阅读戮仙全文阅读六欲仙缘全文阅读忍者招募大师全文阅读仙网全文阅读重生之军医全文阅读将门男妻全文阅读雷锋系统全文阅读戏精女配[快穿]全文阅读超级因果抽奖仪全文阅读时光与他,恰是正好全文阅读娶个女混混:花心恶少请接招全文阅读沉香豌全文阅读鬼尸惊魂,通灵相公不好惹全文阅读和宿敌结婚当天一起重生了全文阅读惊世毒妃:轻狂大小姐全文阅读鬼谷邪医全文阅读忽如一夜病娇来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和冰山总裁老婆重生之绝世废少最强保镖惊世凤鸣:至尊大小姐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兵王之王谍海猎影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联盟之魔王系统道门法则市井之徒最强医神:重生逆天女王无限气运主宰峨眉祖师AG官方手机登录|官方网站超级医圣湾区之王吞神至尊无限武道传奶爸戏精AG官方手机登录|官方网站之少年仙尊美利坚纵享人生狂探战场合同工金枝夙孽吞天帝尊元尊火影之千叶传说篮坛之氪金无敌成神风暴重生之先声夺人

医路坦途最新章节手机版 - 医路坦途全文阅读手机版 - 医路坦途txt下载手机版 - 臧福生的全部小说 - 医路坦途 风雪小说移动版 - 风雪小说手机站